钢铁国度/Warmachine/Hordes

【翻译】奥环战巫狂野之女卡亚(Kaya the Wildborn) by PureDusk

 

在奥伯罗斯之环的青年一代中,较之于她的同僚,狂野之女卡亚是最负有兽性的一名,有时她会将她全部的心智完完全全的投入到了那极端的危险的狂热之中。当她乘上这股丧失理智的汹涌浪潮时她便化身为一只无情而残忍的可怖生物,不分昼夜的追猎这那些可怜的属于她的猎物。凡但是那些有狂野之女现身的战场,对于任何凡人来说都是苦楚蚀骨的炼狱,那里没有未来,也不属于过去。只有无休无止的的对甘甜的鲜血的滋味的癫狂所求。

卡亚心甘情愿的将自己漫天的时光与她的狼群浸泡在一起,甚至有时她会因此而丧失了作为人类的清醒意识。他的导师,也是她最为信任的朋友斩岩者博德意识到卡亚似乎永远不可能把她狂野的天性从她内心中剥离出来。那些年迈守旧的德鲁伊,曾试图教会卡亚关于平静与耐心的哲学,然而卡亚并不屑于接受这些平庸无能之辈带来的教诲。无可否认的,卡亚是现存记录中对野性一词体会最为深刻的一名德鲁伊,对于她来说,狂野并不是一把桎梏,而是唤醒她内心真我的绝妙灵药。当卡亚投身战斗之时,她所表现出的勇气让人叹为观止,她从不关心自己是否深陷苦境,她总会杀出一条血路。这个无法被征服的灵魂已经为奥伯罗斯之环带来了一场又一场的伟大胜利,甚至有时,还包括一些出乎意料的意外收获。

尽管卡亚对于她孩童时代的记忆已然十分模糊了,但是她记得她出生在东奥德( eastern ord)的可以看得见广袤的索恩伍德森林(thornwood forest)的某个地方。在她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小丫头的时候她便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对大自然的亲近,这一现象在很多时候着实困扰着他的父母。直到那个夜晚,哪个正满卡德尔(calder)之月爬上小女孩的窗台的午夜,这对年轻的父母将卡亚托付给了哪个叩响他们木门的头戴黑色兜帽的奇怪旅人,从远方森林深处的传来狼嚎似乎是在为这个寡言者承诺着些什么,然而无论如何,在那夜过后,狂野之女卡亚,便只有斩岩者博德这一名父亲了。纵然之后卡亚的足迹遍布远方,但总归她还是时常会回到博德的身边去寻求建议或是某种温暖,而事实上博德也是卡亚在这个世界上所无条件信任的唯一一人。

卡亚不喜欢那些同辈们所尊敬的奥伯罗斯之环的领袖们,她认为他们只会耍一些无用的官场把戏,同时她也很少回去赞同他们的那些总是显得模棱两可的决议。卡亚从来都管不住她的舌头,并且不知道曾经有多少次冒犯过那些比她阶级更高的资深德鲁伊,这也许是她长期与她的兽群们一起生活的缘故,那样的生活塑造出的她,不懂虚饰,从不说谎,更不知道什么叫做圆滑~

也许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卡亚从不参与德鲁伊会议的讨论,也未曾亲历过那些著名的标志性的德鲁伊式的阴谋的诞生。她觉得和野兽们在一起反而会更能让她提起精神~毕竟这些小家伙们只需要食物,庇护,以及一股强大的意志就可以听命于她的指挥。她习惯以亲身的行动,去激励引领她的猎群,即便是在面对奥伯罗斯之环最为危险的敌人的时候,她最近在对抗灭世军团的重大战役中所作出了英勇表现,已经在议会中为她赢得了些许的尊重。

虽然卡亚会在最为危机的关头让她的兽群作出必要的牺牲,然而毫无疑问的她与她的野兽伙伴们存在着某种极为强烈的信任与羁绊,这股力量在战斗中坚实的激励着这些野兽发自内心的效忠于狂野之女。卡亚总是带着一种两倍于她年龄的老练冰冷的眼神凝视着战场,只是片刻的眼眸的波动,这是她已准备好带来恐惧的信号,似箭疾发,她将终结那可悲猎物的逃亡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