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国度/Warmachine/Hordes

【翻译】奥环战巫:克鲁格•风暴之怒 by Menoth

想要了解克鲁格,就不能把他当作人来看待,而需将之视为一股自然的力量。他是暴怒的飓风,狂野的风暴会席卷路上的一切,徒留他人去捡拾残留的碎片。
——无上者 罗塔斯(Omnipotent Lortus)

克鲁格被奥环的统治阶级普遍得害怕,尊重并讨厌着,他不会把别人当作朋友,没有德鲁伊会与他一样。他以行动换取自己的名声,例如爬到最高峰守望者山峰(Watcher Peak)的山顶,并召唤一股强大的风暴将整个瑞莫克戴尔湖(Lake Rimmocksdale)的湖水都掀起来,以至于差点将遨文(Orven)的一个城市都淹了。克鲁格是无上者俄格纳斯(Omnipotent Ergonus)之死的唯一目击者,并且对罗塔斯(Lortus)继任领袖的位置勃然大怒。他认为在夺取俄格纳斯性命的那场战斗中苟存下来,自己已受到了惩罚,并希望能借此到达权力的顶端,如此便能将自己的意志灌输到整个奥环中。克鲁格认为现在的黑衣人们太安逸了,需要他的引导去回到那个瘟疫洪荒的日子。

出生于飒尔(Sul)北面的一个小村庄,克鲁格是极少数能在曼诺斯保护国的野外活下来的人。在一个曼尼特牧师的生日上,当他展示出他奇怪的礼物时,就被抓了起来。克鲁格被宣判为吞噬者(Devourer)之仔,父亲将他绑在木桩上,并准备用火活活烧死他。奥环的德鲁伊们观察克鲁格已有一段时间,当然,他们迅速果断地干预了此事。他们将这个男孩带到阿克雷尼亚(Acrennia)废墟附近的一处隐秘所,并交给摩萨·荒漠行者(Mohsar the Desertwalker)去教导,那是一位严厉的导师,因其残忍的手段来教授荒漠与汪洋之力而闻名。他随即扒光了克鲁格,并将他丢弃在阿克雷尼亚东面的荒山上,让他凭借自己的力量和狡黠走回来。

克鲁格很乐意为人们带去痛苦。他会粉碎飒尔和卡斯皮亚(Caspia)的城墙并将城中的居民拽到海峡里淹死。“风暴之怒”轻蔑并嘲笑着曼诺斯(Menoth),希望将它那些可鄙的走狗全部从卡恩大陆上抹去。经过曼尼特人血的洗礼,克鲁格的巨矛蕴含了乌姆之舌(Tongue of Wurm),无尽的闪电风暴被虏获在其木柄的中心。

克鲁格比他的同僚更加沉迷于吞噬者,认为乌姆和奥伯洛斯之间没有什么区别。他注意到了萨恩(Tharn)及其他处于人性边缘的蛮族的野蛮仪式,他们将活人生祭于德鲁伊之石上,浸立在鲜血之中,并吞咬祭品的心脏。克鲁格完全信奉这股毁灭的力量,并知道如何去释放它。

任何胆敢注视“风暴之怒”的人都能看到他那变化莫测难以抑制的愤怒。只有那些文明制度下的人在其面前崩灭、烧尽、淹没之时,他那无法遏制的怒火会得以缓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