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国度/Warmachine/Hordes

【翻译】萨格洛斯,救世主(Thagrosh,The Messiah)by St.Dragon

(By St.Dragon)

以我的想象化腐朽为神迹。 ——龙·恒荒,通过萨格洛斯发表讲话
Even this most lowly vessel is made godlike in my image.
–Everblight,speaking through Thagrosh

龙·恒荒并没有警告萨格洛斯通过噬取龙·火狂(Pyromalfic)的龙核来产生疫变所带来的痛苦。从钥匙堡(Castle of the Keys)战役取得胜利的那一刻起,萨格洛斯因荒芜的能量充斥全身而经历了一次痛楚与狂喜相互参杂的经历。将龙·火狂的生命精华参入龙·恒荒的意识,这一 过程给萨格洛斯带来了许多混乱的记忆,感觉,和生理上的变化。他不再是一个食人魔,萨格洛斯成为了这个世界上从未出现过的东西,他的外型很像一头龙,但是 又有明显的区别。他成为了龙·恒荒的替身。

萨格洛斯仍然对他新的躯体感到不适。他的皮肤,骨骼,和肌腱就好像在和他体内的力量抗争一般不断的扭曲变化着。但在战斗中,当他陶醉于新的力量和轻易的释 放出荒芜之力时,这种不安的因素会销声匿迹。他的一些部下了解他那凡人的身躯终将会承受不住龙的力量,但置身于战斗时,他很喜爱那种如神一般的感觉。只有 当他静静凝视他那变化万千的军队,看到它为下一场战斗而集结的时候,对自己将来会如何的疑问才会浮现在他脑海的角落里。

当萨格洛斯刚开始将自己的身份同龙·恒荒分隔开时,他的疫变到来了。这个食人魔已经与自己的主人达到了难以言语的一致,并且开始以一种特别的声音发表言论 就像是军团的领袖一样。自从他噬取龙·火狂的龙核之后,龙·恒荒的存在[1]也变得更为强大,好像一个充满智慧并且狂妄自大的暴躁的龙卷风一般。龙·恒荒 就像是萨格洛斯思维中无上的存在,一个毫无耐心的通过他的眼睛去看,有时通过他的口去说的不相容的存在[2]。 萨格洛斯长时间的迷失自我,将自己沉浸在龙的意识之中。每一次他想挣脱出这个深渊时,他感觉到“重力”会将他拉入得更深。

萨格洛斯的情绪受龙的脾气的影响越来越多。当龙施放他的意志并提升力量时,萨格洛斯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抑制让自己全部力量释放的冲动。他感到无比的狂怒, 犹如碰触到了灼热的烙铁,点燃了从他血管之中抽取出来的纯净的龙之血。不仅仅是取得胜利——他必定要将敌人彻底地歼灭。

注释:
[1]龙·恒荒肉体已经毁灭,他的龙核在萨格洛斯的体内。
[2] 这句翻译的十分纠结,贴出原文望E文高手指点下:It is as though Everblight is stirring just below the top layer of his thoughts,a vast alien presence impatiently looking through his eyes and sometimes speaking with his tong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