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国度/Warmachine/Hordes

【翻译】至尊上师 萨尔 & 寇伐士(Supreme Aptimus Zaal & Kovaas)by limengan

(by limengan)

在无穷的胜利面前,还谈什么“亵渎”? —— 至尊上师 萨尔

【背景】

无 论在战场之上暴君们多令人畏惧,史寇恩人真正恐惧的还是那些秘术师。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役亡术(mortitheurgy)大师,不过在他们之上还有颂亡者 (extollers),他们那神秘的试炼区域甚至战胜了死亡。那些从仪式中活下来的颂亡者,都会以一颗水晶之眼(crystal oculus)代替自己的一只肉眼,这样他们就能像看见真切实物一样看见幽灵了。这也是颂亡师们区别人们是否有资格加入“升天者”(the exalted)行列的手段。颂亡者们创造了圣骨匣(sacral stones),将史寇恩的死者保存其中,变成一个新的升天者,借此和这些尊贵的先祖交谈。

至尊上师萨尔领导着这一种姓。作为一个秘术 师,萨尔因他对先祖灵魂的想法的深刻体察而倍受尊敬,他算得上是西境海湾大军的高阶祭司,也是与死者中最伟大的英雄交流的直接渠道。即便是在同侪之中,萨 尔也高踞着独一无二值得炫耀的地位。虽然他并非统治阶级,但就某些角度来说,萨尔所受的尊敬远甚于最伟大的家族统领。撇除声望不谈,萨尔绝不会让自己满足 于目前的地位。他被更崇高的使命所驱策。

作为一个预见并主宰自己命运的史寇恩人,萨尔能和无数古人进行交谈。作为大一统的史寇恩帝国的至 尊上师,其空前的地位能让他接触到许多古老家系的圣骨匣,其中有的家族和另一些家族之间征战千年之久。萨尔的学识之广无人可比,不过这些奥秘都得来有价: 那些极为古老的升天者,其心智扭曲而深不可测,和它们接触时刻冒着疯狂的危险。

在至尊上师仅存的眼睛里燃烧着野心的火焰,看起来和他那超 然的身份不怎么协调。当萨尔走近时,史寇恩人纷纷四散走避,而那些仍在原地的人只能匆忙屈膝,仓惶致歉。这种恐惧正好能说明一个人的自制力。萨尔将这种情 况视为理所当然,他从人们的不适中寻得满足感。萨尔将旁人的恐惧视为某种忠诚,一种确保他们会服从命令,在无法理解情况时不会碍事的忠诚。

和 暴君统领海瑟瑞斯(Lord Tyrant Hexeris),这个萨尔唯一敬重的人一样,他与役亡术大师们一同汲取着黑暗力量。萨尔身边满是纷扰谣言,他的种姓中还有同胞怀疑萨尔犯了异端之罪。因 为效忠萨尔的军队立下誓言,永远不会背叛他,此外他的军队中还出现了表情漠然而空虚的可怕武士。这些表情憔悴的士兵一语不发,机械地进食,以死人般的双眼 空洞地注视着远方。他们在战斗中精确而持久,却毫无激情可言。这些士兵的双眼悄然证明了萨尔正在进行某种亵渎的计划。

史寇恩人认同的这种 残忍观念,会叫亲眼目睹的人们倍感震惊,为求保命而只能假装忽视。但这是因为外邦人没法理解史寇恩对他们供奉的先祖所保持的崇敬心态。萨尔所玩弄的力量, 足以毁灭史寇恩人所敬拜的一切,在他的操纵下,圣骨匣被打碎,升天者的灵魂全都被释放了出来。这些“寇伐士”(Kovaas)带着恶意的疯狂涌现在这个世 界上,而萨尔则踏上了挑拨并控制这些灵魂的邪路。

寇伐士是把先祖护卫(ancestral guardian)们冒着风险投放到战场上的罕见结果;圣骨匣极为耐久的质地意味着大多数先祖护卫即便被击败倒地,也会安然无恙。在战斗结束后,颂亡师会 将这些晶体状的石头聚拢,使先祖护卫复原如初。在某些罕见的情况下,当某个先祖护卫的统御石(controlling stone)被击碎后,寇伐士就会暴起屠杀周遭的一切活物并将之前战斗中死者的灵魂作为燃料,从虚界(Void)中逃脱。

虽然没人发现萨 尔蓄意扰乱圣骨匣的证据,但也不能将灵魂在他身边频繁显灵解释成巧合。凭着无人比肩的学识和掌握灵魂的技艺,萨尔一人就能独立操控寇伐士。他也掌握着一些 难以置信的手段——在寇伐士发出最后一声失败的哭嚎时,将他们放逐到虚无中去——只有至尊上师才晓得它们的最终宿命。

无论萨尔以之镇吅压 这些灵魂的力量来自何方,一旦被人发现都会使颂亡师种姓遭到玷辱。在史寇恩的历史上,有数次寇伐士造成了巨大的破坏。每个史寇恩人民都听过这些传说。其中 最著名的故事,当属巴什克家族的至尊上师:暴君统领诺瓦克(Lord Tyrant Norvaak)的教训,两千多年前他在哈拉刻(Halaak)释放了三个寇伐士。这三个幽魂杀戮了成千上万的人民,几乎毁灭了这座首都。萨尔丝毫不将这 些故事放在心上,他轻蔑地将诺瓦克视为蠢货。任何敢公开拿至尊上师和这个古代愚者加以比较的人都会被告发,倍受折磨而死。

对目前在哈拉刻秘密进行的实验,萨尔从不过问。不过在广袤的西境,他可以不受审查和干扰地进行自己的计划。征服者(Conqueror)将寇伐士视为军械库中的又一件利器,而至尊主母玛姬妲也同样务实——或者宁可不去考虑萨尔的研究是否合乎道德。

如 今萨尔对自己绝对忠贞的军队下了命令,他渴望能扩展自己的知识,并将迄今为止停留于思考的理论付诸行动。有不少役亡师支持萨尔,并和他合作往来,其中包括 暴君统领海瑟瑞斯。而至尊主母则专注于征讨计划,也只是肤浅地了解他们的作为,只是比较在意这群秘术师的迟钝效率比较在意。这正是萨尔想要维持的现状。

所 有人都认可,至尊上师是战斗中重要的助力。他狂热地寻求每一次战斗的机会。萨尔的水晶眼能让他透过任何伪装,窥见盟友和敌人的本相:那是一缕缕稍纵即逝、 如雾似烟、能够穿透所有次等物质的光束。只需片刻转念,萨尔就能在远方捕捉到灵魂薄纱般的轨迹,并将它们撕成碎片。任何质疑或妄图背叛萨尔的人都难逃一 死,在他的全见之眼中,这些人的念头一览无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