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国度/Warmachine/Hordes

【翻译】卡铎角色单位 绞架树林的大熊们(Great Bears) by Menoth

(By Menoth)

绞架树林的大熊们(Great Bears of Gallowswood
卡铎角色单位


只有我们和那些在克拉格霍德的英灵才配得上我们兵团的名号。
——队长 约瑟夫·沃尔考夫 (Kaptain Joreslev Volkov)

绞架树林的大熊们是曾驻守克拉格霍德要塞(Kragvold Fort)的铁牙兵团的幸存者,那座坚固的堡垒曾经俯瞰着卡铎的边境,一块同时连接着奥迪克群山和席格纳荆棘丛林的土地。他们以自我牺牲的精神换来了尊敬和荣耀,人们提到他们的名字无不肃然起敬。尽管有很多是道听途说,但大家依旧叙述着大熊们的事迹,就有如亲眼目睹一般,。

约瑟夫·沃尔考夫(Joreslev Volkov),隶属于不屈的铁牙兵团第六军,在他还是个中尉时就与他的队员们享誉盛名。在菲林(Felling)附近一系列的血腥战斗中的表现,使他被授予了“英勇饰带”(Sash of Valor)和“卡铎之盾”(Shield of Khadorvic)奖章。这些战绩包括了打击席格纳边境的军营和消灭那些骚扰卡铎边境居民的肮脏的席格纳雇佣兵们。沃尔考夫在卡尔酒溪流(Karlwine Creek)附近带领着他的小队击溃了五倍于他们数量的敌人,这位年仅二十二岁的小伙子因此赢得了“第一熊牙”的敬称,成为史上最年轻获此殊荣的人。

593AR,那些怯懦的南方人厌倦了在边境小规模冲突中的失败,从而决定摧毁整个克拉格霍德要塞。沃尔考夫与他最信任的兄弟莫斯克·克尔斯科(Moskor Kolsk)一同奋战在抵抗席格纳进攻的最前线。一个肌肉发达,名叫卡托夫·亚洛维奇(Kartov Yarovich)的 年轻拳击手随即也加入了他们。席格纳人蜂拥而至,身边的同胞们接连不断得倒下,这三人组只能凭借自身的力量独自坚守着通往大院的主干道。大量的席格纳尸体 堆砌起一座血墙向他们压来,使得他们不得不挪动他们的身躯。大熊们放弃的每一寸土地都浸满了席格纳的鲜血。沃尔考夫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要塞的陨落,不得 不选择撤退。看到他们的离开,席格纳人也庆幸终于松了口气,面对这三位残忍的英雄,他们牺牲的太多了。看着家园在烈焰中化作一堆残骸,大熊们心中充满了愤 怒。要塞和死去的同志们被席格纳人付之一炬,在卡铎的土地上永远地消失了,可敬的战士却是如此卑贱的结局。

为他们不放弃任何一丝希望奋战到底的精神,统帅部犒赏了每一位大熊,但他们对嘉奖毫无兴致。甚至在上级将沃尔考夫晋升为队长级别之后,他也拒绝重组他的部队。沃尔考夫指名亲点了克尔斯科和亚洛维奇,并说,他们肩负着死难的同胞,会将复仇进行到底。
看 着这三人加入战斗,立马会激励那些对战争感到疲倦的人们。近十五年,大熊们几乎参与了卡铎的每一场重要作战,战局好几次因为他们不知疲惫的奋战而被逆转。 沃尔考夫,这个胡子拉渣有着深深黑眼圈的战士鼓舞着每一个指挥官,他对战局有着敏锐的嗅觉,并能不可思议得出现在每一处最需要他的地方。克尔斯科制服上那 个“侍从之刃”(Sabers of Service)奖章见证了他二十年来不变的坚持,作为一名中尉,他是每一位队长和指挥官都梦寐以求的好帮手。他从不质疑下达给自己命令,并总能找到可行的办法去执行那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亚洛维奇是他们三个中间最野蛮的,被某些人称为“禽兽”(the Brute), 当然这是善意的称呼。曾经有一个政委在一场酒会外引诱亚洛维奇干架,认为以自己长官的身份不会有事,结果被亚洛维奇简单的一拳给击毙了,现在已经没人敢挑 动亚洛维奇打架了。战场上,陪伴在大熊兄弟的身边,伴随着每一次战斧挥动划出的致命刀锋,亚洛维奇的笑声也久久得回荡在战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