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国度/Warmachine/Hordes

【翻译】指挥官索夏(Kommander Sorscha)by Menoth

(By Menoth)

指挥官 索夏(Kommander Sorscha)
 

她是一个女人完美的代表:如我们身上的冰雪般雪白无暇,如夜空般美丽而无法接近,又如暴风雪那样恐怖致命。
——-第十二号乌兰铁牙团(the 12th Iron Fang Uhlan Kompany) 中尉 尤里克·贝拉弗登(Yurik Belavdon)

在 小索夏十三岁的时候,她眼含泪水看着父亲,发誓要成为像他一样伟大的战士。父亲只是微笑了下,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就径直走出门外加入他的部队。几个月 后,她母亲就收到了野猪之门(Boarsgate)那里部队被大屠杀的噩耗。索夏的父亲死在了人群中,被卡铎屠夫奥萨斯·佐克塔维尔(Orsus Zoktavir,the Butcher of Khador)所杀。两年后,索夏谎报了她的年龄并加入了冬卫(Winter Gurard)。她找寻一切机会去战斗,超出了一般的士兵。索夏在残酷和暴戾的战争中苟活着,脑中一直回想起父亲那惨死的样子。

索 夏在乌鸦岭(Ravensgard)要塞那里连续服役了三个年头,并参与了对抗与拉艾尔(Llael)佣兵及其席格纳人的战斗,期间不断地发生流血冲突。 她展露出她天生的战略天赋,并被选拔出担任考斯克(Korsk)民兵营的训练官,直到晋升为中尉才回到部队中。索夏迅速地从队长(kaptain)攀升到 政委(kovnik)级别。一个名叫多里舍维克(Torisevich)的机甲师注意到了她并挑选她作为自己的副官。在她展露出机甲师天赋之前,她已不时 地感受到自己与机甲之间似乎有某些微妙的联系。索夏察觉到了自己的能力,但对外依旧保守秘密,因为她是在边远的乡村长大,在那里这种力量被看做是一种恐怖 和不吉利的东西。

在一次奥迪克(Ordic)边境的战斗中,索夏的潜质得以显露。在那里多里舍维克遭到了埋伏并被刺杀,他的机甲随 即进入休眠状态。孤注一掷,索夏独自挑起大梁进行战斗。她如秋收般收割着眼前的敌人,但他的部队却不断得被消灭,索夏发现他们在数量上已完全处于劣势。一 个敌人砍中了她的大腿,她倒下了。突然,一阵寒气袭来,大地被冻为冰霜,所有在她身边的东西包括她的敌人都被冻住了,被包裹在一层厚厚的冰块之中。索夏倚 靠在附近的“毁灭者(Juggernaut)”身上,发现她能与它的内心建立联系。从未受过训练的她模仿她的指挥官那样处理那些神秘指令,并成功地重启了 这台机甲。索夏下达了前进的命令,机甲向附近的敌人冲了过去。

几天后,索夏·科拉迪考夫站在考斯特的皇后面前。她新的天赋很快的被 进行测试,并且开始学习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她从师于传闻中的神秘天才机甲师,恩布里安(Umbrean)王子瓦尔迪米尔·泽佩希(Vladimir Tzepesci),去了解和掌握机甲师的能力。与这位贵族学习交流的过程中,他们坠入了爱河。她钦慕他古典的贵族气质,强烈的责任感,以及对古老历史的 献身精神。他们短暂的爱情在如火如荼之时戛然而止,诏令到来,索夏必须重回战场参加战斗。分别使她更加痛苦,并只能将情绪发泄在手头的任务上。在她钢铁一 般的纪律和为卡铎效忠的决心下,人们看不到一丝的犹豫和彷徨。

只有偶尔出现的黑暗王子瓦尔迪米尔可以融化她的灵魂,但也只是一刹那的时间。“唯有炽热的怒火与冰冷的恨意”,索夏说道,“一个优秀战士不需要温存和安逸。”尽管这么说,但许多人还是相信,她的命运早已与瓦尔迪米尔牢牢的绑在一起,无法轻易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