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国度/Warmachine/Hordes

【翻译】铁牙枪骑兵政委马可夫(Uhlan Kovnik Markov)by limengan

(by limengan)

Uhlan Kovnik Markov
铁牙枪骑兵政委马可夫

【背景】

有些人是石头,坚固但易碎。有些人是树木,在狂风中屈膝,在重压下摧折。马可夫则是钢——用于打造宝剑的钢。
——最高司令 古瓦尔特·伊鲁斯科

上 古马王们的血液奔流在政委多雷克·马可夫的血脉中。倍受赞誉的马可夫身上具有铁牙部队所尊重的一切品质。在他的领导之下,第二十九突击营被训练得如臂 使指。无论伤亡几何,他们绝不动摇,携着不倦的意志碾碎一切敌人。马可夫将每个卡铎军人视如血亲,而铁牙的同僚们则是他最亲近的兄弟。

一 如所有人的期待,长大后的马可夫追随着他父亲的脚步成了一名铁牙枪骑兵。日升日落,年轻的马可夫不辍地训练着如何照顾战马,学习着枪骑兵的传统。服役多年 后,马可夫获得委任,他得到了直接向父亲效命的珍贵荣誉,他们在席格纳边境的小战役中一同并肩作战。马可夫会永远铭记那场残酷的战斗,在和席格纳暴风枪士 (Cygnar’s Storm Lances)的冲突中,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从马背跌落。马可夫重整麾下军队,将席格纳人从战场上赶走,但在面对和父亲的诀别时刻,他无能为力。父亲 带着从容的尊严迎接死亡,这给马可夫留下了永难磨灭的影响,他将恪尽全力存续这份宝贵的遗产。

马可夫以赫赫战功进入第二军的铁牙兵团服 役。他几乎赢得了卡铎军队所颁发的每一项嘉奖和授勋。马可夫麾下的营队在劳埃尔入侵(invasion of Llael)时期,在河岔(Riversmet)地区早期的战斗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并在梅里维围城战(siege of Merywyn)期间证明了自身的价值。在伊鲁斯科司令选择马可夫领导第四突击兵团,充当第二军的先锋时,马可夫漂亮的服役履历在司令官心里留下了极深的 印象。

马可夫的波兹多夫(Pozdyov)良驹格维奇(Gorvech)载着他踏入战场,而在他的号令下,铁牙矛队(Iron Fang Pikemen)结阵并驰。马可夫早就训练座骑去面对战场上的一片狼藉。在战斗中,他总会带着一支自己打造的震击长枪。当他楔入敌军阵中时,这支长枪的尖 锋就会引发一阵撼天动地的爆炸,把人、畜、甚至机甲全数掀翻,马可夫和他的爱马却从横飞的血肉与碎块中安然现身。

马可夫已然证明自己谙熟 战略不逊于任何司令官。伊鲁斯科将马可夫视为自己最信任的部下之一,他们常常会在伊鲁斯科的办公桌上剖析最近的战例。在筹备对北卫所 (Northguard)第二次大规模袭击时,伊鲁斯科委任马可夫领导一支颇具规模的牵制部队。马可夫致命的佯攻将两名席格纳的机甲师引出了堡垒,令其暴 露在攻势下,这一作战一度被视为自杀式的任务。但马可夫不仅成功转移了敌军的注意力,而且带着他未受损失的核心军力安然生还,这充分说明了他指挥艺术,和 应对最猛烈战争的技巧。

这位年长的枪骑兵对他的士兵们充满期许,而他的下属则以巨大的努力来回报他,他告诫这些军人要不断鞭策自己。由于 马可夫甘愿士兵们同赴险地,且这些士兵们热切渴望得到他的认可,因此马可夫赢得这些汉子的尊重。他一个轻蔑的表情或一记拍肩赞许,远比其他下级军官一番恶 毒咒骂和一次动员讲话来得更有效。马可夫那沉着的力量正是一种鼓舞,也提醒着人们远古的荣耀正以卡铎之名向前奔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