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国度/Warmachine/Hordes

【翻译】卡铎角色单人 大斧尤利(Yuri the Axe)by Menoth

(By Menoth)

大斧 尤利(Yuri the Axe)
卡铎 角色单人

让他在南方人的脏血中赢得自己的特赦吧。——大王子 波洛弗里克(Great Prince Bolovric)

 

卡铎人以坚韧和粗矿而闻名,每一位同胞都继承了这片蛮夷土地上所磨练出来的战士之血。但据说在那蛮荒的山谷中,生活着甚至连坚忍的卡铎人都为之敬畏的存在。 他们来自于那冰封的大地,为了生存,那里的人们与极寒的天气,危险的地貌,以及在尼斯卡萨山脉(Nyschatha Mountains)中不断觅食的嗜血生物进行不息的斗争。在这些将这冻土唤作北方家园的人之中有一位名叫大斧尤利(Yuri the Axe)的残暴屠夫。这个男人对祖国怀揣着无比赤诚的感情,并认为无视法纪与他的爱国心之间完全没有矛盾可言。

很多卡铎人认为尤利活在 这个世界上除了是一个罪犯以外其他什么都不是。如果可能,他们很乐意一下子就将他毙了。在他手下所诞生的那些寡妇和孤儿们是无法忍受他那些关于“不杀不值 得杀的人”的言辞的。尤利不为怨恨而杀戮,他更像是一个天生的猎手;他发现杀人是一个简单而且往往是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办法。在他的立场上看来,杀个人和 杀条畜生没什么区别。

尤利很容易得就从猎杀动物变成了猎杀人类。他通过消灭叛徒和北方山脉中的土匪及偷猎者来获取政府的赏金。狩猎的刺 激深深地吸引了他,最终他尾随并袭击了一伙由士兵组成的专职敲诈勒索的盗贼集团。尤利用了数周进行狩猎,他深入集团营地,先消灭看守的哨兵,然后再有条不 紊得干掉所有的巡逻。最后那些没有被他杀掉的,都因为惊恐得不敢出门而死于寒冷和饥饿。他的事迹很快被传开了。甚至连那些“碎片尖塔(Shard Spires)”好战的尼斯精灵都开始学习如何规避尤利的猎杀行径,并将他唤作“Slyeshar”,意为“狂怒的大熊”。

那个“寡妇 守卫(Widow Guard)”盗贼集团的毁灭触怒了第三边境军团(the 3rd Border Legion),他们将审判那个杀手提升为最首要任务。尤利戏弄着他的追杀者们,带他们转入迂回的地段,跌入致命的陷阱。这次狩猎最终导致了当地“猎人者 (manhunter)”的形成,隶属于大王子波洛弗里克(Great Prince Bolovric)用来专门追踪尤利的高技术特工队伍。
尤利很高兴去测试那些来猎杀他的猎人者。他将他们引出来,并用斧子华丽得一击结束他们的生命。

通过第三边境军的协同努力,甚至包括了一队考赛特人(Kossites)和寡妇制造者(Widow Maker),才终于围困住了尤利。在他们将他按倒之前,尤利已经干掉了将近一半的部队。之后,他被五花大绑得拖到了特维尔库斯克(Tverkutsk) 外围的一处劳教所进行审讯。但尽管有固定的看守,尤利还干掉了他的逮捕者,并成功逃进了伤疤沼泽(Scarsfell)。

像尤利这种人 只会有两种命运:被处决或者为国捐躯。北方四大王子在特维尔库斯克城内的哈斯·普林考夫(Haus Prinkov)处过冬,商议决定选择后者来对待尤利,这样看起来付出的代价还比较小,于是他们下达了特赦,并让尤利带着他的天赋去统帅部。尤利以让人惊 奇的热情欣然接受了这个交易。他信守了他的诺言,随时随地去消灭祖国的敌人。他获得了一个卡铎野外战斗的部队,许多人从追踪他那里学习到了狩猎和杀戮的技 巧。尤利亲身授教,再也找不到比此更好的老师了。

尤利没什么朋友,但他发现了有着同样嗜血兴致,志趣相投。。的厄运掠夺者芬瑞斯 (Fenris)和那个卡铎屠夫(Butcher of Khardov)。当奥萨斯·佐克塔维尔(Orsus Zoktavir)从费林围攻战(siege of Felling)中失踪后,有些人认为尤利可能要一定程度上为此事负责,直到奥萨斯的归来谣言才得以遏制,他们之间坚定的友情显露无疑。冬卫的士兵们颤抖 得发现这几个非人的怪物竟然组成了一个这么紧密的团队。

(#1:考赛特人 即为 Kossites Woodman,一个卡铎的Un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