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国度/Warmachine/Hordes

【翻译】曼诺斯先兆预言者(The Harbinger of Menoth)by limengan

(by limengan)

The Harbinger of Menoth
曼诺斯先兆预言者

 

【背景】

我乃曼诺斯先兆预言者,他在卡昂的化身。由我之身,造物主开口宣旨,他有很多话要说。
——603AR,曼诺斯先兆预言者在教廷大会上

在 603AR年末,三位观察者(scrutator)与二十名典范骑士(Knight Exemplar)抵达了位于伊克希尔古城(Ancient Icthier)北方的小村庄,将一位十几岁的少女护送前往伊默尔(Imer)。少女自称为曼诺斯先兆预言者,称造物主在她面前显圣,宣布她过于圣洁而不 可接触大地,从那时起少女就开始漂浮了起来。当预言者抵达伊默尔,谣言不胫而走,全社会都倾巢而出成了追随她的信徒。

日落时分,主教们 (visgoths)聚集在唯一真神教的至圣神庙(Sovereign Temple of the One True Faith),面见这位漂浮在血色残阳中的年轻女子。少女擅自开口描述了自己所见的异象,以及那个充斥她心灵的声音。少女声称她之所以带着眼罩,是因为透 过曼诺斯之眼去观察世界会横扫所见的一切。她点出了主教们各自的名字,道出他们彼此都不知道的秘事。最后少女面向掌教加瑞克·沃勒(Hierarch Garrick Voyle)微笑,此刻,正是巨大的沙钟敲响了这场试炼的第十个钟头。掌教指着少女投在地面上的阴影,它自始至终都未曾变化过。沃勒走下台阶,屈膝请求她 成为自己的精神导师。

之后几年中,数不清的神迹发生在少女的身上,这更确证了预言者是真神的直接代言人的事实。虽然女这个孩不受尘世琐事 羁绊,但当掌教沃勒发起向她朝圣的运动时,她毫无保留地给予支持——这是一项能够弥合教廷国与旧有信仰之间不和的运动。曼诺斯先兆预言者的出现,可谓从真 理圣典(Canon of the True Law)被发现至今,西伊茉伦(Immoren)大陆之上最伟大的宗教事件。

预言者兑现了 她对信众许下的承诺,她前往北方去对抗荆棘林的黑暗力量,有人预言这股力量将会威胁到所有的曼诺斯子民,无论生者还是亡人。在那里她释放了成千上万曼诺斯 子民的灵魂,这些人被奥苟斯(Orgoth)抓捕并奴役。在他们将被奎克斯的巫妖之主们(lich lords of Cryx)作为燃料唤醒一股更强大的邪恶势力之前,预言者牺牲性命拯救了她的子民。女孩的遗体被送返伊默尔城时,整个教廷国都为她而哀伤,随后则有成百上 千的民众亲眼目睹了她在曼诺斯的旨意下起死回生。神意显然一清二楚:预言者还没完成她在卡昂的神圣使命。

当沃勒准备领导一次圣吅+战入侵 卡斯比亚(Caspia)本土时,预言者提醒他苏隆(Sulon)最后的预言:在这座分治之城(the divided city)重归一统前,任何踏入卡斯比亚的掌教都将面临毁灭的厄运。沃勒无视了女孩的忠告,她只好沉默地陪着沃勒迎接他心目中的胜利时刻。数小时候,沃勒 站在了征服卡斯比亚的胜利边缘,此刻,骄傲压倒了他对立法者(Lawgiver)的信仰,将他引向了死亡。从这场战争的伤痛中复苏后,预言者以最高规格的 荣誉将掌教沃勒埋葬了,并颁令让西弗勒斯(Severius)继任以确保权力的平稳过渡。

之后女孩前往北方与新掌教汇合,并恢复他们在敌对国境里传教的努力。预言者自愿投身于战斗中,在战场上她的威力深不可测,不仅拥有号令机甲的能力,还会以神圣魔法和她那从不落空的巨剑“天意”(Providence)摧毁敌人的整个军团。

在曼诺斯的荣耀鼓舞之下,先兆预言者成了希望的灯塔,让所有亲眼目睹她的曼诺斯人重新振作起来。在她的指引之下,圣吅+战成了一股席卷西伊茉伦大陆的风暴,将信徒联合起来,为那些公然违逆曼诺斯的人带去立法者的愤怒!